自动驾驶风口已至,没有城市甘愿慢人一拍,哪怕只是“路测”。

  2017年至今,全国范围内自动驾驶路测竞争不断,从北京、天津、长春到重庆、长沙,从上海、杭州到广州、深圳、肇庆,至少已有超过10城出台相关道路测试政策。

  其中,仅珠三角一地就有广州、深圳和肇庆三城参与角逐。三市除完成政策层面的突破之外,还均实现了一定的探索。诸如广州首次探索无人车上路、深圳颁出第一张路测牌照、肇庆划定路测线路及区域。

  “尽管国家对此的政策仍未明朗,但各地竞逐自动驾驶产业的意图已然确定。”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各地政策具体操作和完善程度各有千秋,但推动本地加快路测背后的深层次考量一致。路测是自动驾驶产业落地的战略性一环,及时提供开放完善的路测政策体系及配套,不仅利于助力本地自动驾驶企业成为潜在独角兽,也利于创造好的环境吸引外部动能落地。

  争抢路测主动权

  “路测是自动驾驶汽车必须完成的‘闯关’。”高工智能联合创始人郑利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作为面向公众、进入生活的产品,可靠性、稳定性、安全性缺一不可。但对于仍处探索初期的自动驾驶而言,中国显然存在短板。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卢山直言,无论是元器件、产品还是解决方案,很多还处在概念、原理阶段,并没有得到真正验证。

  “以元器件为例,普通元器件使用的环境是0-50度,但对于汽车电子产品而言,使用环境处在零下20度到80度左右之间。而这种范围,我们的元器件要保证可靠、安全、稳定,必须要进一步验证。”他说。

  短板不止于此。郑利瑶表示,中国自动驾驶必须要闯过“经验不足”这一关。“跑得少,数据自然积累不够,便直接影响了后面的研发和应用。”

  某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即便政策再不明朗,路测依然要进行,这也是为何不少自动驾驶车企“抢先上路”的根本原因。

  可以想象,对欲在自动驾驶产业浪潮中争得上游的企业和地方而言,路测快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背景下,地方开始陆续行动。

  北京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2017年12月,北京发布路测政策,随后上海、重庆、福建平潭迅速跟进。而在4月1日,国家发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之后,地方放开路测更迎来高潮,长沙、广州南沙、长春、天津、杭州和肇庆等一批城市先后加入,至此全国已有十余城市。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各地政策在框架和具体内容上出入并不大,均明确了测试车辆、主体、驾驶人、管理和路线等基本要求,同时也对购买保险、驾驶模式、事故处理,甚至是车身标识等方面做出详细规定。也就是说,这不仅为自动驾驶汽车企业打开了路测的通道,同时也提供了一定的规范和指引。

  值得注意的是,从牌照发放情况看,主要指向两个方向,一是本土企业,比如上海给了上汽集团、福建平潭给了金龙汽车;二是瞄准外部龙头企业或知名企业,比如科技巨头百度就出现在北京、重庆、福州等地的名单上;作为造车新势力代表企业的蔚来汽车,则在上海和北京都获得了路测牌照。

  上述城市中,重庆被认为是大赢家,该市政策出台时间较早,吸引了一批自动驾驶企业前往,目前已给多达7家车企发出牌照,包括长安、百度、一汽、东风、广汽、吉利和北汽福田等,直接显示了政策吸引力。

  华登国际风险投资合伙人金伟华认为,路测是自动驾驶产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对有心发展自动驾驶的地方而言,这是竞争力标配。从整体看,自动驾驶要测试东西很多,也需足够数量、分布合理的城市提供多样性测试环境。

  不过,综观各地的牌照发放情况来看,获得者几乎均为科技巨头,如百度和腾讯等,抑或是大型车企,如广汽、北汽新能源等,仍罕见初创企业身影。这或将成为未来各地通过进一步完善测试环境和服务以争相吸引的对象。业内人士坦言,谁先抢得路测的主动权,谁就有足够的政策和环境去吸引产业落地。

  珠三角三个城市入场角逐

  目前,广东已有广州、深圳、肇庆三个城市加入路测“战局”。

  从时间节点看,三市中广州依托南沙起步最早。并且,尽管南沙发布路测政策是在今年4月,但广州其实此前早有动作,今年1月就通过试点方式为两家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景弛和小马智行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开绿灯。广州市交通主管部门表态称,支持和鼓励自动驾驶车辆先行先试。

  而小马智行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广州开跑数月后,这家企业获得1.02亿美元的融资,成为行业黑马。这也间接证明地方放开路测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今年6月,广州看齐北京、上海等城市,对其全市性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政策公开征求意见,但指导意见至今未正式对外发布。

  深圳拥有类似路径,政策出台前就试点了自动驾驶公交车道路测试,并且随后对相关路测政策进行公开征求意见,但同样至今未正式公布。

  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广深或希望基于初稿、全国及其它城市政策,结合自身情况进一步完善政策设计。“尤其是在测试道路及区域划定等方面,广深作为一线城市,人口密集、道路复杂,挑选难度也较大。”

  深圳对此已有酝酿,初步选择可开放测试道路合围区域19个,总面积约35.2平方公里,里程合计约143千米,覆盖该市9个行政区。并向腾讯发出了第一张也是目前深圳唯一一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

  《21世纪经济报道》还发现,尽管广深两市政策还未正式出台,但从征求意见稿来看却颇有亮点,比如两市均希望对不同层次测试进行准确切分。广州拟采取道路分级测试,对不同测试经验、不同能力自动驾驶汽车在不同道路上测试;深圳则将在综合性评估的基础上向企业提供“定制化测试服务”。

  广州针对牌照还提出,已在其他国家或者地区获得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许可的企业,允许在广州适用简易程序。这意味着广汽、腾讯、小马智行、景驰、小鹏汽车等企业,未来均可快速在广州合规上路测试。

  值得注意的是,另一珠三角城市肇庆则在测试体系的搭建上进展较快,正式出台政策,并划定自动驾驶城市路测示范区,包括总长约40公里城市道路形成自动驾驶动态封闭测试场,以及总计超过60公里的公开道路测试区域。

  肇庆在这一轮自动驾驶产业浪潮中的表现并不突出,但其加入为珠三角自动驾驶测试格局带来更多想象。肇庆的优势在于临近广州、佛山等城市,距深圳亦不远,而且相对这些城市而言,肇庆空间资源广阔。

  在业内人士看来,肇庆的加入有助于增加珠三角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综合基础设施的丰富度,进而提升这一区域在全国竞争中的吸引力。

  前沿德至智能汽车测试评估有限公司CEO马浩原就认为,广深肇三城或可探索城际协同合作,通过一定功能分工,加速构建完善测试体系。比如,广深自动驾驶企业可将封闭测试和初期路测放在肇庆这样的小城市,在取得一定进步和突破后再回归广深进一步测试,毕竟周边城市空间资源较多。

  事实上,早前广东省工信部门也曾披露过类似思路,计划在粤北山区谋划建设一个无人驾驶实验基地,“这或将是全国第一个无人驾驶实验基地”。